「Hi人物」李青 他用旧窗画画请你来找茬

 其他有机玻璃产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6-01-10

  “有一位年轻的诗人,靠摆地摊卖虾为生,三十年后,他的连锁餐饮品牌上市,年轻的诗人成了大企业家,为母校捐赠近万本图书,引得媒体争相报道…...”上海老宅二楼,小房间的玻璃窗用不透光的黑布封牢,五个LED显示屏上,霓虹字符一个接一个闪现,速度控制得刚刚好,让驻足的人目不转睛,逐渐在脑海中拼凑出以上故事桥段。好像是在哪里听过的奇闻轶事,见过的日常图景,此时也道不清出处,这是李○▲-•■□青的新作《霓虹新闻》。

  李青既不是诗人也不是富翁,而是一个观察者,半只脚站在都市迷局外,这里充斥着魔幻现实的故事,他抽丝剥茧,拎出线头,再转译成清晰强烈的图像信息传递给我们。他在给观者设计视觉游戏,就像他最早为人熟知的双联画系列《大家来找茬》,逻辑浅显而寓意深刻,我们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时代,摆出信息,邀请观者回答。采访那天,李青的最新个展“后窗”在上海PRADA荣宅开幕,门口挂起灯牌标语,把南京西路商圈的繁华请进百年私宅里做客。李青穿着宽松的枣红色上衣,唐装式样,后来披上西服外套,脚下还是早上那双经典款椰子鞋。用新来配旧,既严肃又活泼,倒和他的作品十分相称。

  “后窗”一词取自希区柯克的电影,说的是透过窗户窥视邻居的生活。李青的作品中也有类似的窥视,不过他的对象比隔壁邻居复杂。在《迷窗》系列里,李青把旧窗框和画布合并,窗框后的画布上用写实手法画着上海各大地标建筑,有银行,有美◆▼术馆,也有荣宅,用他的话说,这些都是“如今的网红建筑”。

  一幅画一个景,根据窗框的分格,每个格子中使用的色系也有不同,像俄罗斯方块。《迷窗·展览中心》将北京展览馆和上海展览中心巧妙合成。有的方块★△◁◁▽▼漆黑一片,有的描绘展馆灯火通明的夜晚,有的又像夕阳刚好落在建筑之后,加上有机玻璃和铝塑板拼贴,光影流动居然有风云变幻、时空穿梭的感觉。想到近几月北京和上海的艺术热潮,观者此时和李青一起开启上帝视角,遥看这两座苏联风格大楼随着时间推移演变,成为当代艺术交易据点。

  《迷窗·展览中心》 212.5×106×10cm 木、金属、有机玻璃、油彩、马克笔、衣物、印刷品、铝塑 2019 左

  《迷窗·◆◁•荣宅》 215×106.5×10cm 木、金属、有机玻璃、油彩、马克笔、衣物、印刷品、铝塑板2018-2019右

  “我是给信息的人,不是给答案的人”,李青这样说。窗后的图像都是他在社交媒体网站上找来的,输入关△▪▲□△键词,弹出来成百上千的图片就是他的初始素材库。旧窗框是从上海和杭州的建筑工地捡的,其他拼贴素材比如美术馆展签、广告标语等等,也都是现成品。他用采集和编辑信息的方式,从日常中提取线索,把现代城市面貌置于窗后,和观者一起“窥视”。

  绘画常被比作一扇窗,画布是窗口,对外观察现实景观,对内反观心中所想。李青把窗框放在画布上,做成框中框,画中画。窗框是观者的引路人,上、下、左、右,目光跟着▼▲窗框移动,不知不觉已经看了进去,代入画中的景观,展开自己的想象。李青的个人肖像照大多都和旧窗框在一起拍摄,“窗”是他和观者相互靠近的脚手架,“观看”是路径,熟悉的城市景观▲=○▼因为长久的凝视变得疏离陌生,像超现实梦境,原来我们和自己生活的地方这么亲近又这么遥远。

  李青200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,后在同专业就读研究生。他大二时买了自己的第一台个人电脑,发现画画居然不需要真人模特,不用去图书馆找书临摹,几个按键,搜索图片和复制粘贴都轻而易举。图像信息化的苗头对当时的美院学生们是不小的刺激。绘画的唯一性遭到挑战,对于李青更多是反作用力。他开始思考,把两幅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画放在一起会是如何呢?这是《大家来找茬》系列的开端。

  《英雄归(两图有八处不同)》(双联作)170×130cm×2 布面油画 2005

  第一眼看到这个系列的作品时,感叹李青的技法,能把两幅画画得完全一样。揉揉眼睛开始找茬,相异之处越来越多,这才恍然大悟:原来两幅用手复制的“绘画”从始至终就不可能完全相同。

  持续到现在,李青画给观者的找茬任务换过各种版本,有毛主席像、宇航员杨利伟出舱图、戴安娜王妃婚礼◇•■★▼照片等社会图像资料,也有抓娃娃机、冰箱、公园四角亭等日常景观。如果拿出手机对比自己最近下载或随手拍摄的图片,会发现许多重合的内容。今年的新作画的是高级公寓售楼处:玻璃吊灯和现代装潢,色彩挑逗的广告和一位蹲坐在地上的售楼小姐。这个系列一路延续,捕捉不同时期的社会图像,全部集合起来估计能整合出一本“当代生活面面观”,或是“二十一世纪的世说新语”。

  《大家来找茬·楼姐(两图有五处不同)》 200×150cm×2 布面油画 2019

  时代齿轮飞速运转,李青画中的图像也在变,早期从八卦小报和新闻图片中取材,目光慢慢转向广泛▪•★的社会景观。2013年在上海Leo Xu Projects举办的个展“若比邻”,用杭州收集的旧窗框,取画廊周边的沪上弄堂风景。2015年在北京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“大教堂”一展在描绘日常景观的基础上加入对艺术史经典作品的戏▽•●◆仿,仿佛在告诉观者,无论是世俗的生活还是严肃的历史,都充满悖论。此次上海个展中大部分都是新作,材料更加多样,图像符号也更为丰富,如果十年后再来看这批作品,想必也能总结出如今的城市缩影。

  李青是观察者,是画家,是艺术家,他也是“刚买了电脑的大学生李青”,通过画画这扇窗窥视世界的好奇心始终如一。

  Hi艺术(以下简写为Hi):这次在荣宅展出的是和上海紧密相关的作品,对上海这座城市有什么样的感情?

  李青(以下简写为李):我出生在湖州,小时候心目中的大城市就是上海。它代表了中国这一百多年来的巨变,包括外国资本的介入、社会主义时期的改造、改革开▲★-●放、城市化、消费文化等等。上海是一个浓缩的景观,在这个城市中保留了很多不同的时代断面,城市的肌理非常丰富。

  李:杭州也是中国城市扩张的缩影,我在杭州生活了二十多年,地产经济的发展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。这个系列拍的是杭州的农民房,以前中国比较富裕的农民按照他们心目中对豪华生活、豪华住宅的想象自己设计建造了这些●房子。上大学的时候我们这些美院的学生基本都住在这样的农民自建房里,后来因为杭州滨江改造,很多成片的房子都被拆成了孤零零的一栋。我就想把这场“民间建筑运动”记录下来。

  《杭州房子系列No.44》 照片复制于窗贴上、电视屏幕 尺寸各异 2019

  Hi:你的作品都多少有一些做旧的部分,像是老照片,“怀旧”是你面对城市变化的感情吗?

  李:作品观感的确是怀旧的,但怀旧是一种滤镜,“做旧”是一个很当代的东西,就像现在大家在I◇…=▲nstagram上发布照片,加一层滤镜效果。

  Hi:2017年你在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展出“海景”系列,这些自然景观和城市的概念是什么样的关系?

  李:“自然”的概念也是城市塑造的,海也是如此,它是城市的对立面,带有一种神秘感。我画自然景观的作品不是很多,其实某种意义上还是在画城市风景。

  《杭州房子系列No.29》 照片复制于窗贴上、电视屏幕 尺寸各异 2019 左

  《杭州房子系列No.16》 照片复制于窗贴上、电视屏幕 尺寸各异 2019 右

  《杭州房子系列No.13》 照片复制于窗贴上、电视屏幕 尺寸各异 2019 左

  《杭州房子系列No.7》 照片复制于窗贴上、电视屏幕 尺寸各异 2019 右

  Hi:2005年,“大家来找茬”系◇=△▲列初次亮相展览,你的作品也第一次走进大众视野,这个系列是怎么开始的?

  李:这可以追溯到2002、2003年,我刚买了自己的个人电脑。因为我们这一代不是浸泡在信息时代里长大的,所以第一次接触互联网的时候给认知带来很强烈的冲击,也给创作带来很大转变。获取图像的方式变得非常迅速,观看的方式也不同了。当时我创作了一批画中画的作品,画面里会有一个像露天电影院的场景,人们坐在画里,看画里的电影。后来很自然地延伸•☆■▲到对内外关系、画与画之间关系的探讨,也就是《大家来找茬》系列。

  李:这个系列本身就是一个游戏。我设置了游戏方式,引导观者的目光,大家像玩游戏一样看这两个画面,而且是投入地看,凝视着看,带着思考来看。眼神不断在两幅画之间移动,在找茬过程中回溯自己的经验,代入自己的想象,可以说作品是由观者完成的。

  《大家来找茬·衣店(两图有八处不同)》200×150cm×2 布面油画 2010

  《大家来找茬·药柜(两图有十四处不同)》 200×150cm×2 布面油画 2010

  李:题材比较多样,大部分是网络上★-●=•▽找的二手照片,也有新闻图片。其实我的每个系列就像一个个盒子,不同时期可以放不同的内容进去。

  李:摄影和影像在信息传达上的确更直接更便捷,但绘画很特殊,它传递的不是直接看到的视觉,而是回忆里的视觉。绘画更感性,能够表现视觉信息在回忆里、在时间中的质感。

  Hi:这种感觉在《互毁而同一的像》系列中尤其突出,我想也可以用“物哀”来形容,不知道你怎么看?

  李:这个系列确实有一种负面•●感,它是《大家来找茬》的延续。我把两幅还没干的肖像画印在一起,再分开,得到两张似是而非的重影,原来的两张画已经永远消失了,毁掉了,没办法再还原。其实★◇▽▼•时间就是这样,一去不复返。绘画这一媒介带有黏性特质,尤其是油画,既是流动的又能相互融合。如果用Photoshop叠加两个图片,也能形成类似的图像,但它是机械的。只有绘画会有那种黏连的模糊的质地,像你说的有点伤感的东西。

  《互毁而同一的像·女神》170×127cm×4 布面油彩 照片两幅 2011

  李:肖像和风景一直都是绘画史里的重要母题,也是我长期以来的关注点。无论是观察风景还是观察人,任何绘画都不是画家的一时冲动,其中总会涵盖一些真实生活的线索,我希望体现这一点。

  Hi:你这些年一直都在画画,而且非常高产,不过也不间断地做了许多影像和装置作品,媒介的切换对你来说是什么意义?

  李:其实我从学画画开始就不排斥做其他媒介。绘画虽然有不可替代的部分,但也有它的局限。比如它不可能像地毯一样让人直接感受到踩在上面的触感。旧窗框也是一种有触感的材料,磨损的痕迹能让人想到它曾经从属的建筑。我还有用到织锦、杂志、吸油面纸的作品,这些材料都会给画面带来另一层信息。

  《放大·香港的早晨》150.5×205×10cm 油彩、有机玻璃、木、金属 织物、杂志内页、照片、铝板 2016

  李:生活中接收到的各种信息。艺术家其实是一个收集信息、编辑信息的人,用自己的方式把接收到的信息有条理地组织起来,这是艺术家的特殊工作。

  李:我比较关注二手信息,包括别人拍摄的城市景观、新闻中出现的故事、海报人物的脸。我有一个图像库,收集各种网络照片。最近对建筑比较感兴趣,按照中西方、古代、近现代、当代这些分类整理了几个文件夹。

  李:一般朝九晚七,大量时间都在做准备工作:找材料、编辑、画草稿。有时候是手稿,画窗户系列的时候会先在电脑里建图层,窗是一层,画是一层,窗户本身也是对图像的介入。

  李:人类如何使用建筑,如何占有空间,又如何塑造自己的形象来面对外部世界,这都是人的基本需求和欲望。换句话说,人的自身和人的空间,是不会消逝•□▼◁▼的主题。

2元彩票网百度鼎盛彩票网